当前位置: 主页 > 主内见证 > 正文

基督徒为什么受苦?

作者:转载文章 来源:转载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5-09-15 评论数:
本文转自基督徒见证网
前言:马红小姊妹18岁瘫痪,这是1990年7月邀请她给兰州教会青年聚会的第一篇证道,该录音带曾寄给当时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同学们,许多同学受感写来慰问信件。马红小姊妹于1995年10月11日晚安睡主怀,10月15日火化,骨灰与花瓣从黄河第一桥上撒入黄河流水之中。

--------------------------------------------------------------------------------
  早就想来参加我们青年团契的聚会,但是由于身体的缘故我不能经常来。今天有机会在这里见证神的爱,实在是神的恩典。因为最近我的病况加重了许多,连打字的工作也不得不停下来,整日被困在三尺宽、六尺长的病床上,我的信心再次面临严峻的考验。盼望因着回顾神的带领,坚固我的信心。同时也想藉这个机会感谢我们主内的长者以及年轻的弟兄姊妹们,谢谢你们多年来不断地为我代祷,经常牺牲休息时间去探望我,把欢声笑语带到我的小屋内,使我更深切地体会到神的爱。谢谢父老弟兄姊妹们在主里面的关怀和爱护。
  
我常常想,我多么像是一个囚犯,一个被疾病禁锢在床上的囚犯。18岁那年,我因患胸脊髓肿瘤下肢瘫痪,到今天已经快十年了。生活的天地仅限于小小的斗室之中,屋外春去秋来,花开花谢似乎都与我无干了,就像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犯人,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
  
想象中,这样的“犯人”应该是苍白憔悴、孤绝怨愤的吧!不错,在我初病的前几年中,确实是怨天尤人、恨天恨地的,对未来正充满美好憧憬的我,怎甘心这样被拘禁起来?那种心理上的懊丧、灰心、恐惧、消极,真像是慢性酷刑一样能把人逼疯,我的心几乎死了。从早到晚我经常一句话也不说,爸爸有时不免苦苦央求:“小红,你心里有什么痛苦,你说出来嘛!”但是我能说什么?我又能说给谁听?我的痛苦不是人所能了解、所能安慰的呀!父母眼看着女儿日渐消沉,心如刀割,却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
  
当人的路走到了尽头的时候,也正是神救赎的开始。就在这绝望的时刻,神叫我听到了福音,认识了耶稣。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他的话语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1985年12月,我接受了耶稣基督为我生命的救主。1987年10月18日我受了洗。藉着不断地读经、祷告以及基督徒之间的交往,使我逐渐了解到我的主实在是一位能赐人平安、喜乐的主,也是能医治人心灵忧伤的主。我愿意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他。如同一棵即将枯萎的小树,在得到阳光雨露的滋润后,重新获得一线生机,我感到生命渐渐复苏,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我的信仰原是极为单纯的,没有经过讲坛的培灵,没有经过学术的辩证,只是从痛苦的体验中抓住了一点肯定,也就是因着这点肯定,带领我走过了一大段漫长艰苦的岁月。圣经上说:“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是的,神一直是顾念我的,在那些风雨孤苦、独坐无言的黑夜里,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就在我身边,近到几乎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和呼吸,尽管我看不见他,也听不到他,但只要感受到他的存在,心里立刻就有鼓励和安慰。
  
有很多时候,有许多事情,你无法对任何人诉说,你不能告诉父母,因为只会徒然增加他们的负担;你也不能告诉弟弟妹妹,因为他们不懂;你更不能告诉朋友,因为各人都有各人的难处,况且没有同样的遭遇也很难有同样的体会和感受。那么除了神以外,谁又能支持我到今天呢?我不愿在人前流的泪,可以对他流;不愿在人前诉的苦,可以向他说。从而,让我的心湖得到了平静。
  
最重要的是我从神那里认识了自己,肯定了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本质是何等的庄严神圣,不分老弱伤残、贫富贵贱,每一个生命在神的眼里都如珍宝,都有他特定的价值,都是他重价赎回的,为的是彰显神的作为,见证神的荣耀,活出神的形象。生命是何等的庄严神圣、震天撼地!神造万物各有其用,他绝不要我们轻看自己,尽管在我们的一生中可能失去很多东西,失去健康、失去求学的机会、失去爱情、财富、地位……但不论我们失去什么,也不管我们失去多少,却没有谁能否认我们生命的尊严和价值,也没有什么能剥夺我们对生命的热爱和追求,因为生命本身便是神最大的恩赐。也许我们活得很平凡,也许我们的才智有限,但是我们还是能做很多事情,上帝看重的不是我们有多少能力,而是我们肯不肯竭尽所能地发挥出生命的光和热。
  
有位朋友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要是病得像你这样辛苦早就活不下去了。”我也想过,若不是从神那里来的力量,我也早活不下去了。多少个深夜我流着泪祈祷:“主啊!这样的担子我挑不动了,这样的压力我受不住了。”但是神知道我受得住,岂有工程师不明白自己所造的建筑物能负荷多少重担吗?神知道我们能承受九十九斤,绝不会放上一百斤给我们。主藉着圣经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多年的病痛使我深深体会到,越是软弱的时候,也越是与主最亲近的时候。
  
长久生活在病榻上,不知哪年哪月才能痊愈。按着一般世俗的想法,就如同走人了绝境,还有什么前途幸福可言?但是我认定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着信仍有指望,就因着这一点活泼的盼望,痛苦可以忍受,寂寞可以忍受,即使落在百般的试炼中,还是可以保持一颗喜乐的心。
  
今天如果说我有丝毫被人认为可取的地方,那绝不是出自我的本性,实在是因为神的保守。今晚向神献上我的感谢,感谢神的恩典!感谢人的挚爱!明天的路程即使仍然艰苦,只要神继续带领,只要人间继续有爱,我就不再退缩。没有人知道我的病是否能够痊愈,或将继续恶化,这些现在对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认识生命的价值,认识了创造生命的主。

--------------------------------------------------------------------------------
  马红姊妹坐在轮椅上读这篇准备已久的见证稿,聚会大堂鸦雀无声,显出从未有过的寂静,空中回荡着麦克风中传来小姊妹富有感染力的标准普通话。最后马红姊妹献唱了盖恩夫人所写的诗歌——“我是一只笼中的小鸟”,唱得婉转凄楚,有时因泣不成声而不得不暂停下来,会众含泪静静地听着,有的人小声和着,最后大家同唱“我有一位最好朋友,他就是主耶稣……”结束后许多弟兄妹妹围在轮椅旁,大家沉浸在主爱的交流之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6-28 10:49:57编辑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