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修随笔 > 灵修笔记 > 正文

不甘平庸,追求卓越!

作者:陈书超1 来源:网络转载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5-11-18 评论数:
不甘平庸,追求卓越!
陈书超1 2015-11-06 22:04

  文章摘要   

(一):盛晓玫专访很多朋友都非常喜爱盛晓玫的歌。盛晓玫,人如其名,总是绽放出像玫瑰盛开迎向阳光的喜乐。她的歌声轻柔、甜美,感人肺腑,触动人心。盛晓玫生长在台湾,从小就喜欢音乐,但从未受过专业的训练,台大国贸系毕业之后到美国留学,获得企业管理硕士,主修财务,毕业后,任职美国金融机构及其他企业主管,似乎


(一):盛晓玫专访

很多朋友都非常喜爱盛晓玫的歌。盛晓玫,人如其名,总是绽放出像玫瑰盛开迎向阳光的喜乐。她的歌声轻柔、甜美,感人肺腑,触动人心。盛晓玫生长在台湾,从小就喜欢音乐,但从未受过专业的训练,台大国贸系毕业之后到美国留学,获得企业管理硕士,主修财务,毕业后,任职美国金融机构及其他企业主管,似乎与音乐的道路越走越远。但神却在她信主之后奇妙地带领她走上一条完全陌生的音乐服侍道路。2004年,她创立了“泥土音乐”,开始创作、制作并主唱诗歌专辑,数年来不断受邀带领“泥土音乐”团队到世界各地举办音乐布道会。“泥土音乐”的每一首诗歌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有些就发生在盛晓玫的身边,有些就发生在她自己的身上,无数的人因为听了盛晓玫的诗歌,而愿意归向真神,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

感谢神使用我的歌声

有不少人跟我说我的歌在他们的某一个情况下帮助了他们从一个低谷中走出来,或是在一个困难的情况下,因为听了这些歌心里面得到力量,能够转向神,求神来帮助他们;等等。这种例子确实是不少。但是我真的很感恩,感谢神这样乐意使用我成为别人的帮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蒙福的人。

有人觉得我的歌是我生命的流露,也是我生命中的种种经历,当我唱出我的心情的时候,也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当我唱出了生命中的渴望的时候,也唱出了很多人生命中的一种祈祷,能激发很多人的共鸣。就像《想起你》这首歌,想起你,有你帮助我,生命中有很多困难就能度过了。人的一生一定有很多的困难,像诗歌里说的有很多的忧愁,当一个人心中忧愁、有困难的时候,听到这首歌就会引起他的共鸣,有神你帮助我,任何困难都能度过。

一位姐妹第一次听到《有一天》这一首歌,当时她的家庭经历很大的苦难,当时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这首《有一天》就带给她极大的安慰。

感谢主,我想这是圣灵的工作。因为其实好听的歌很多,安慰人心的歌也很多,当神的灵动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成为一个神迹的器皿让神使用。我想那些听到的人真的能得帮助的人也是圣灵在他们心中动工,预备好他们的心,让他们可以柔软能够听得进去。把感谢都归给神,因为这是圣灵的工作。

圣灵能够透过我的歌声来翻转很多人的人生。一位弟兄说国内有一位大学教授听了那首《脚步》信了主,过去都不信主,从今以后天天听这首歌。刚刚提到的那位姐妹听了那首歌以后,从那个时候起,不断地听很多年的歌曲,给她很大的帮助,真的感谢神,在今天透过我的歌声帮助许多的生命。

凌牧师分享自己的经历:当年我刚刚开始广播的事工的时候,刚开始很没有自信心,有一天我听到晓玫的歌的时候就好喜欢,然后我心里一直在挣扎,要不要请晓玫来,她这样有名愿不愿意来。当时我从来没请过什么知名的人士,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都没请过,但是我听到晓玫的歌,心里就想一定要请她来,可是心里又有点自卑,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结果我就鼓起勇气给她打个电话,没想到她一口就答应了,她这答应对我影响太大了。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么多年来,让我的信心大增,给我带来很大的勇气。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常常鼓起很大的勇气,任何人、各行各业的专家、学者、歌手等我都有勇气去邀请,他们能不能来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要尝试,很多人都愿意来,只要我有勇气。我多年来一直很感激她,也非常感动。

我们其实都是把我们所做的东西都当作是神自己的工作,神手中的工作,我们只是他的一个工具或一个管道而已。所以不管是我们的音乐也好,不管是凌牧师的节目也好,虽然是我们在做,可是其实是神的工作,神的工作我们能参与其中,其实是我们自己的祝福。而且我住的地方离这边不远,所以只要时间允许,我都很乐意来跟你们一起服侍。

我觉得我们生命的素质是非常重要的。可能很多人都有很多的恩赐,但是如果我们不能谦卑下来的时候神就不能用我们,当我们愿意完全谦卑交在神手中的时候,你就看到神不断地使用你。非常感谢上帝,也感谢上帝赐给我这样创作的恩赐。

行在神的带领中

我们几个月前出了第七张专辑叫作《好心情》,每一张专辑平均十一首歌,几乎都是我写的,这样算起来我大概写了七十几首歌,我也给“赞美之泉”、“王子音乐”写过歌,将近八十首。

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也不是受过专业音乐训练的人。所以对我来讲,更加证明,其实我们“泥土音乐”真的是神自己的工作。我们为什么叫泥土?其实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对这件事情就看得很清楚。神是窑匠,我们是泥土,窑匠跟泥土的关系,就是不是泥土自己想要变成一个碗或是一个杯子,泥土是没有主权的,主权在窑匠的手中,窑匠来决定他要怎么用这个泥土,泥土只要顺服就好了。所以我们就是用泥土的心态服侍了十年,可能我们的名字就是泥土,所以我们走到哪里,别人都知道我们是泥土,所以我们自己也常常会回到原点,就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其实就是泥土。泥土本身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也不需要有太多的计划的,因为一切都在窑匠的手中,窑匠看怎样好他就怎样做,就怎样用。就是用这样一个很轻省的心态,我们才可以走到今天,不会有什么压力。

我觉得每个阶段神可能有不同的计划、不同的带领,所以我也是在摸索,一步一步看神下一步要带我们怎么走。目前为止,我觉得应该是一步一步走在神的心意中,也看到神这样祝福我们,也看到我们服侍的果效。我也希望不管未来神的计划是如何,或者我们会做跟现在不一样的东西,但是我相信神有计划,他会兴起环境来让我明白,他也会预备所有的资源,他会开路,让我们看见。就像《圣经》里说,听见后面有声音对我们说,或向左或向右,这才是正路,你们要行在其中。我觉得十年是一个阶段,相信再下来的服侍会有新的方向、新的方式,我也很期待,看神要怎么带我们走下去。

我觉得现在是一个网络传媒的时代,我们其实并没有花任何的精力去推广,就是靠网络上一些非官方的,很多是没有经过我们授权的。很多的影片也好,他们的分享也好,可是却因为这样而让我们的歌触及到全世界很多很多的华人,甚至有些国家是我们听都没听到过的,很遥远的,像东欧,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有一些回应。或者我们听一些牧师从那些地方回来就告诉我们说,他们好喜欢你们的歌,那些地方怎么会知道我们。当然科技不是完全是好的,但是传福音方面真的是如果善用科技,善用媒体的话,真的很轻省。因为我们人去到现场去传福音,不能传太多,像我们这次去亚洲,听起来一万人来参加我们的音乐会,好像已经很棒了,实际上你到网络上看看那些点击可以上百万的。真的讲起来资源是很节省的,因为你不需要飞机票,不需要住旅馆,不需要出这么多的人力,我们一个团队出去,大家要请假,要这样要那样很辛苦的,所以我希望以后“泥土音乐”可以更多利用网络用音乐传福音,可能这个是未来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之一。

撒种的音乐会

今天我们这个时代真是很不一样,在录音室里所录制的这些诗歌,一下子全世界的人都在听,因为好听,因为感动,很多人会替你推广,他们会自动地替你推广,这个流传全世界,很多人都在听。但是还是不太一样,当然人们在网上很喜欢听,也会受感动,会受到帮助,但是我们整个团队去到一个地方,唱歌之后有呼召,这是一个收割特殊的时刻。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在音乐会上信主。这是因为比较多人认识我们以后,他们知道我们的音乐是福音性的,他们知道我们的音乐可以对慕道朋友说话,他们知道我们的音乐容易被慕道朋友接受。所以当大家有这样的认知的时候,基督徒不会自己来,他们会邀请他们周围没有信主的朋友来。我很感恩,因为我们“泥土音乐”开始办音乐会的时候台下几乎都是基督徒,我们虽然从第一天就希望这音乐是传福音,这个现象一直到最近这几年才看到大大地改善。现在我们每一场音乐会之前都会做一些调查,稍为用很有技巧的方式问一下有哪些还没有信耶稣,现在在我们的音乐会里面的慕道朋友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才可以看到决志的人上台来接受耶稣的比例越来越高。慢慢地,大家知道我要把握这个机会带慕道朋友来参加泥土音乐会,变成每场音乐会都自然而然是一个布道会,大家用布道会的心情来推动,用布道会的心情来参加。真的很感恩。

其实我们每一次就是这几个人,就是这几首歌,就是这些见证,老实讲,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见证,我们的歌也不是那种荡气回肠的歌,就是平平凡凡的歌,平平凡凡的一些见证,可是就看到圣灵动工,看到每一次的服侍都有这么多的人愿意在音乐会之后走到台前来接受耶稣。我觉得让我们泥土音乐的团员一方面很感恩,一方面更珍惜这份服侍,觉得神真的这么乐意使用我们,那我们就每一次服侍好好地做。我觉得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对我们来讲,虽然好像是我们在服侍,看到神的同工,其实是我们自己被服侍了,我们的生命也在其中不断地在改变。这十年走来实在是一条蒙福的道路。

虽然我们也会感到疲惫,但是当我们看到这些果效就值得了。但是当有一天到天堂去的时候,好多人见到我都欢喜快乐地对我说:晓玫,我是因为你们的音乐会听了你们的诗歌信了主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欢喜快乐的呢?真的很感恩。在今天这个时代,你要是特意去邀请还没信主的亲朋好友来听道、听布道会,来的人真的少得可怜。但是你邀请你的亲朋好友来听好听的歌,好多人都喜欢来。

我觉得音乐是比较软性的,比较没有那么干,没有那么难懂,有些道理可能比较深,我觉得我们音乐可能比较生活化,大家觉得听音乐比较没有设防,心里比较不会刻意地抵挡,有些时候你跟他直截了当讲一些道理,他可能有一些先入为主的成见等。我觉得音乐比较会有点潜移默化,甚至你买我们的CD送给不信主的朋友,他可能今天听听明天听听,有时候他可能只是觉得音乐还不错,不知不觉这些信息这些歌词就进到他脑海里去了。我觉得是一个比较让人家不会设防的方式可以在一个比较轻松的心情之下接受到福音的信息。其实我们的音乐会就是撒种。我很感谢教会,没有教会的邀请,我们没有服侍的机会;没有教会的大力推动,台下不会有这么多慕道朋友。教会会跟进,会后我们信耶稣的人都会请他们填新朋友的卡片,教会马上有陪谈的动作,或是马上有福音组采取行动,邀请他们来教会,更进一步去装备他们,这才是真正达到目的了。要是我们传福音,信了主的人举了手,然后就走了,没有人再去跟进那就可惜了,因为我们只能做这样,我们办完音乐会就走了,接下来的工作就要当地的教会接手。所以我很感谢神,我们这几年常常回去不是第一次去的教会,就会有人跑过来说:哦,我就是上一次你们来的时候信主的,我现在已经是教会的小组长了。或是我现在在哪里服侍了,我朋友就是上次你们来的时候信主,他现在怎么样怎么样……听到很多这一类的见证,让我觉得很有意义。这是一个团队的工作,我们只能做我们的部分,然后教会的弟兄姐妹做他们的部分,这是很美的一个合一的工作。

教会的后续跟进非常重要。音乐会就是让很多未信的朋友的一个重要的接触点,来了他就喜欢,然后教会就不断地探访和关心,这个人就能不断地认识神。

主持人:凌云牧师;分享:盛晓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