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圣经资料 > 查经资料大全 > 玛拉基书 > 正文

玛拉基书第一章

作者:查经资料大全 来源:查经资料大全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5-02-14 评论数:
玛拉基书第一章诠释  壹 耶和华专爱以色列(一2-5)耶和華專愛以色列(一2-5)} 贰 神要求圣洁的奉献(一6-14)貳 神要求聖潔的奉獻(一6-14)}  祭司的职分受考验(二1-9)祭司的職分受考驗(二1-9)} 肆 神关怀纯洁的婚姻(二10-16){\LinkToBook:TopicID=201,Name=肆 神關懷純潔的婚姻(二10-16)} 伍 审判的日子快来临(二17-三5){\LinkToBook:TopicID=202,Name=伍 審判的日子快來臨(二17-三5)} 陆 人怎可任意剥夺神(三6-12)陸 人怎可任意剝奪神(三6-12)} 柒 善人与恶人的结局(三13-四3){\LinkToBook:TopicID=204,Name=柒 善人與惡人的結局(三13-四3)} 结语 摩西与以利亚的见证(四4-6){\LinkToBook:TopicID=205,Name=結語 摩西與以利亞的見證(四4-6)}标题(一1)“耶和华藉玛拉基传给以色列的默示。”(一1)本书的标题虽然寥寥数语,却值得详细研究。照原文的排列,“默示”是第一个字。这字(Mas*s*a{~)原意为“举起”(na}s*a{~),在旧约中曾有六十多次之多,是指一种负担,由主人放在用人或牲畜身上,必须承受。可见先知的信息,是神所给予的负担,成为责任与使命,将神的心意表达出来,不能有自己的抉择(参阅耶二十9;路十二49、50)。先知必需是以使节的身分,传递信息,无论怎样艰苦,都不可推辞,内容怎样不受欢迎,也不容更改。先知蒙召,必须忠于职守。“默示”在许多英译本作“圣言”(oracle),可能有更深的内涵,有紧急感,内心受催迫,有惶恐的态度,严谨地传出来。1这是神的信息。默示是神藉先知的信息,在以赛亚书(13-23章)论列国的预言:“默示论巴比伦”;“论摩押的默示”等。“论”是“有关”的意思。在撒迦利亚书后半部(九1),“耶和华的默示,应验在哈得拉地大马色。”这仍是有关的默示。但是语意中多有解释与阐明的涵义。第十二章一节:“耶和华论以色列的默示。”这与以赛亚书相仿,是论某国或某地的默示,但是不同的是加上“耶和华”。“耶和华的默示”只在此两处及玛拉基书第一章一节。“耶和华的默示”直译出来,应为“耶和华话语的默示”。“话语”可描述默示的性质与内容。话语就是默示。这也可成为同义字。“一项默示──耶和华的话语”,耶和华的默示,就是祂的话语,是默示所得的预言。默示是神启示祂自己,耶和华的默示,是神将祂名字启示出来,可说是特别的启示(revelatio specialis),是向以色列(出三14-16,六1-2),藉着先知启示。2“话语”是内涵,因为每一事物都有它的内涵,常包括两种性质:观念与动力。所以这又是思想,也是力量。在神的话语,更是如此。耶和华的话语不仅是意念的了解,也是行为的动力的体验。所以祂的话语一出来,决不徒然返回,仍是要成就祂在喜悦的,成就祂所命令的(赛五十五11;参阅赛九7;耶廿三29;来四12)。耶和华的话语在以色列历史中,有决定性的力量。每次先知传讲耶和华的话语,就能成就极大的事(王上十二24,十五29,十六12、34)。神藉祂的话,表达祂旨意的内容,建立这件事实,就是耶和华与他们同在,引导他们,走历史的前途与进程。3这异象是传给以色列的,“传给”,原没有动词,只是介系词,可译为“论”,即撒迦利亚书(十二l)“论以色列”。但是此处是以“以色列”为对象为目标,如果是“论”,那重点就是指以色列为信息的内容了。这一介系词(~el)也可译为“临到”,如耶利米书(一2):“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参阅结一3;何一1;珥一1;番一1;亚一1)。中译词译为“得”(弥一1),或“藉”(该一1),都表达了本来的涵义。“以色列”在旧约中是指以撒的次子雅各的子孙,十二支派,有时是指十支派,在北国沦亡之后成为失落的以色列人。这也可能指“余民”(耶二31;结3-6章,12、14,21章;尤其在以斯拉记与尼希米记)。4在玛拉基本书,以色列其名多次出现(如一1、5,二11、16,四1),有时称为犹大(二11,三4),有时称为雅各(二12,参阅一2),或雅各之子(三6)。以色列不是将百姓与祭司作为区别(如代上九2;拉九1,十5),而是指着以色列整体的余民(该一12、14)。以色列是圣约的国民,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包括便雅悯与利未人,以及其它支派的余民(王下廿五12;结卅三24;哀)。5可见以色列其名,是在历史的涵义。他们虽为余民,却代表以色列整体的百姓。他们人数虽有限,失败与罪过仍旧难免,但他们仍旧代表神的子民,持有耶和华的应许,为启示的中保(参阅罗九4、5)。以色列这一名称,也含有人们的责任,他们负有重大的使命,有极崇高的本分(noblesse oblige)。他们既蒙神恩惠,是圣约的民族,福分与本分一定是两者不可或缺。先知的职任在本节也加以强调:“藉玛拉基”。“藉”原意为“藉着玛拉基的手”,有时,是藉着他的口(如拉一1;王上十七24)。神的启示是藉着先知(如在赛二十2:“晓谕”,耶五十1;该一1,二1、10。“藉看手”,手是接受与传递,也是表达的行动,尽中保或媒介者的本分。“玛拉基”本意是“我的使者”,这究竟是称号或姓氏,就无法臆断了,可能这是历史人物的名字,虽然对他的出身、家庭、职业及环境都不能稽考。玛拉基是先知的名字,他的名字也是神使者的意思。他成为神的器皿,蒙召传扬耶和华的话。这些话是异象,是神的默示信息,是神对以色列的启示,有关他们的事,也专对他们讲说的。先知只有奉耶和华的命来传话,忠实地成为当代的见证人。.壹 耶和华专爱以色列(一2-5)这是玛拉基信息的首段,与十诫的前言相仿,是先提说耶和华与祂百姓有圣约的关系。这也是预言的绪论,其中心要义是耶和华爱祂的子民。如果注意以下的信息,大多是审判,对他们有严峻的要求,就会感到本段的重要性。神在要求他们以以前,先给予他们爱的确据。在律法之先,有恩典的福音。在结构上,共有十一句话,分列如下:第一至第二句(1节),神爱的宣告引起问题。第三至第九句(3-4节),神爱以色列,有实例可援,即以东受审判。第十至第十一句(5节),神的爱必须为以色列承认。这里的主题,不是以东的审判,而是神对以色列有圣约的爱。这是首先的声明,强调的前提,重要的主旨。“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一上2)耶和华亲自向祂的子民说话,祂宣告那恒久不变的爱:“我曾爱你们。”一般信徒以为神在新约中才启示祂的爱。其实远在旧约的族长时代,耶和华已将祂的爱显明了。祂对亚当夏娃的爱,使他们享受伊甸园的生活,甚至他们犯罪后,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神爱以诺,使他与神同行。神爱挪亚和他全家,免受洪水的灾难,并与他们立永约,以虹为约的记号,是恩典的启示。神与亚伯拉罕立约(创十二1-3,十七1-8)。圣约的爱,在申命记有非常具体的解说,出埃及的事件,充分显明神拣选的爱(~aheb[)(在四37,七7、8及十15),也教导以色列人要爱耶和华(申五10,六5,十一1、13)。“神的爱”在旧约中至少有卅二次之多。神爱的目的是祂公义的作为(诗十一7,卅三5,卅七28等)。耶和华喜爱义人(诗一四六8),与追求公义的人(箴十五9)。凡受祂管教的,是祂所爱的(箴三12;来十二6)。神不但爱以色列的无助者,也怜爱寄居的外邦人(申十18)。以色列是耶和华所爱的(赛四十八14)。祂爱锡安山与祂的圣所(诗七十八68,八十七2),因为祂爱以色列(玛二11)。祂爱以色列,经文可引述的甚多(申七6-8,七13,十三5;诗四十七4;赛四十三4;耶卅一3;何十一1,十四5;玛一2,二1),耶和华爱以色列的族长(申四37及十15)。耶和华爱以色列,是有至高的权能,祂拣选他们;也是无条件的,救赎他们。拣选与救赎,几乎是与神的爱同义。6这是在申命记(七6-8)具体地说明了:“耶和华你神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耶和华专爱你们,拣选你们,并非因你们的人数多于别民。原来你们的人数,在万民中是最少的,只因耶和华爱你们……”(参阅申四32-34,十14、15,廿五5)。神爱以色列,是无条件的,在何西阿书中尤其强调(三1,十一8、9,十四5;参阅赛四十三3、4,四十九15,五十四5-8;耶二2-5、31、32,卅一3;结16章)。在耶利米书(卅一3),神对以色列,是有永远的爱。耶利米显然是受何西阿的影响,因为何西阿最强调的,是神无限量的爱。7耶利米哀歌第三章廿二、廿三节说:“我们不至消灭,是出于耶和华诸般的慈爱。”(参阅玛三6;雅一17)。“你们却说……”这是对语的方式,是本书的特点(一6、7,二14、17,三7、8、13)8这种类似的形式,还出现在以赛亚书(四十27-31,四十九14-21),耶利米书(十三11-12,十五1、2),以西结书(十八2)及撒迦利亚书(1-6章)。在后期的犹太文学中,如解经集(Mishnah and Talmud),也是常见的。9保罗曾以同样的方法传扬福音的真理。10以色列是否真的那么坦白地向神辩论?可能不是他们明显地表露,也许是在行为上表显了他们内心的疑问。11或者这是先知在公开的地方传讲,而遭市井的人们任意的批评。12那可能真是他们实际的情形。以色列人从被掳之地归回,圣殿也已重建,按说民族的复兴可成事实,然而实际的情形并未改善。他们认为敬虔又有什么果效,服事主是徒然的(玛三14),行善与作恶好似没有什么分别(二17)。他们的想法、观念以及行为,都在以斯拉记(1、3、7、8章)、尼希米记(7章)、哈该书(2章)及撒迦利亚书(1-8章)反映出来。但是耶和华没有改变(三6),祂可用实际的证据来说明祂的爱,尤其是比较以色列与以东的情形,可以看出主话语的真实。“耶和华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么?我却爱雅各。”(2节下)当主答复以色列人的质询,祂是以问题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疑难与困惑。问题中“不是……么?”,答案是“的确如此!”以扫的确是雅各的弟兄。以扫的名字在先,因为他是哥哥,他是头生的,应有长子的名分,应在一切的事上优先。“我却爱雅各”,因为耶和华是超越常规的,祂让雅各在次要的地位,提升到主要的地位。神怜悯谁,就怜悯谁,祂有绝对的权能。祂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在旧约里,我们找不出有一处,是描述雅各更为可爱,他也没有什么可特别得着神的喜悦。其实不是雅各好,而是以扫差,因为以扫轻看长子的名分(创廿五29-34)。雅各虽然微不足道(申七7、8),神却拣选他,唯一的解释是神的爱。雅各愿意得着这样的爱,在他也确实付了极重的代价。神也始终没有满意雅各家的行为,以致令他们遭受被掳及流逐之苦。相反地以扫的后裔以东人没有经历那么多的苦楚。在耶路撒冷陷落时,以东人还在那里帮凶,站在侵略者巴比伦的一边,切断以色列人逃亡的路(俄10-14节),并且肆意抢掠,无恶不作,成为以色列所痛恨的敌人。“恶以扫,使他的山岭荒凉,把他的地业交给旷野的野狗。”(3节)恶是爱的反面,是从神圣约的爱来看。雅各被拣选,是神的爱,以扫被弃绝,就得不着神的爱。“恶”不是恨恶或憎厌,只是与爱的那种对比与较量。神对以扫,就没有对雅各那种深度的爱,所以是在程度上的比较。耶和华对雅各的爱不是绝对的,只爱一个以色列民族,面对其它国家是绝对恨恶的,爱得没有那么深、那么多,在希伯来的用语上就以“恨”字来解释。13爱与恨常作尖锐的对比,尤其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譬如在两个妻妾之间,雅各的妻利亚是被恨恶的,中文译词作“失宠”(创廿九31)。最好的说明在上节雅各爱拉结,胜似爱利亚(参阅撒上一2、5;路十四26)。在申命记第廿一章十五至十七节,人有二妻,一为所爱,一为所恶,可能也有同样的涵义。这里所谓“所恶”,只是没有所爱的那样得宠。可见在比较上只以相对的作尖锐的比较,是以辩证的(Dialectical)的语调。14神的爱是有权能的,也是无条件的。神不爱以扫,不是因为以扫轻看长子的名分,以及他的父母偏爱的态度(创廿五25、28)。神爱雅各,也并非完全漠视雅各道德的欠缺(创廿五29-34)。神不是以人的品德行为来决定祂的爱与恨,完全是权能的旨意与恩慈。爱是无法作绝对的比较。15在另一方面,神的憎恶也决不是偶然的,有其因(玛一3、4),必有其果(一4下)。这里的“恶”是经过考验与审断而有的。16祂憎恶拜偶像的(申十二31,十六22;耶四十四4;何九15;亚八17),作恶的(诗五5),行强暴的(诗十一5),抢夺与罪孽(赛六十一8),有异教成分的节期聚会(摩五21)以及各种的罪恶(箴六16-19)。神的厌恶有时十分加重,甚至全心恨恶(诗十一5 New English Bible:"hates with his soul")。第六节说:祂要向恶人密布网罗,有烈火、硫磺、热风,作他们杯中的分。何西亚书第九章十五节,耶和华恨恶以色列,因为他们犯罪:“他们一切的恶事都在吉甲,我在那里憎恶他们,因他们所行的恶,我必从我地上赶出他们去,不再怜爱他们。”可见耶和华的爱与恨,虽以人的说法来论述,却远超人的情绪与情操,只以人的想法,仍不足以明白神的意念。这样,爱与恨不仅是有关雅各与以扫个人的事,而且是关乎救恩的历史。在神权能的自由之下,雅各是被列入圣洁的谱系,插在女人后裔的系统之中(创三15)。以扫是被列入万国,在以色列的圣约之外。以扫并非被视为永受咒诅的范围,但他与列国同样只在神应许的诸约的边缘,才次第地进入神救赎的范围(创十二1-3)。历史的见证也确实给予我们清楚的认识。以东的地界与子孙,确实是罪恶之民,耶和华向他们怀怒(参阅结廿五12,卅五15;俄10-16;诗一三七7;哀四21)。在历史的过程中,神以爱与恨强调祂永久的怜悯与公义的审判。以扫因恶却招致神的憎恶(4节下)。爱与恨竟与救恩历史有极密切的关系。17在圣经中的见证,有以赛亚书第卅四、卅五章,预言以色列复兴在于以东的毁灭。这末事的预言再在第六十三章一至六节,仍有同样的重点。这两者的关联可在以西结书第卅五、六章清楚地述明。以东的情况,是神使他们成为山地,他们的地业变成荒野,为野兽出没之地。参阅创世记第廿七章卅九节,可反映部分的预言。以后以色列与以东同样都遭毁坏,但是以东重建始终失败,可见他们一直在神的震怒之下。“使他们的山岭荒凉”原意有“转变”的动词(~a{s*i^m),是未完成式(Imperfect),指历史的赓续。这审判是继续的,不断的,一直等到都转变成荒凉毁坏的实况。再看历史的实例,至少有三大可能的事件,(一)主前587年之后不久,以东为迦勒底人征服。(二)波斯与埃及之战后,以东再受战乱之苦。(三)以东受那巴底人(Nabateans)侵略。18在587年巴比伦战胜以色列人,有些以色列人就逃亡至以东,以后再回到犹大,以东就趁火打劫,也是乘人之危,肆意逼害他们(参阅耶四十11)。

分享到: 
上一篇:玛拉基书第四章
下一篇:没有了